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娇妻多妩媚
娇妻多妩媚

娇妻多妩媚

光阴似箭,转眼过春节了,我的出差任务也完成了,
又回到了北京,可以每天跟老婆享受鱼水之欢了。每当我把大蘑菇头插进老婆身
体里的时候,看着她在我身体下面扭动的身躯和极度享受的表情,我会想这个小
淫妇如果跟其他的男人会是什么样。
终于有一天她答应说先玩一次3p,说就当是找了一个比硅胶好用的工具。我
让她自己上网去找她喜欢的,她找了一个月说都没感觉,不行。我说,又不是找
对象,管人家是干什么工作的,只要差不多就行了,以找对象的标准,又要膜样
好,又要素质高,又要高级白领还要人家身强体壮,那太不现实了,只好我亲自
出替老婆面试了。
没几天,有个叫小刘的我觉得可能对老婆的胃口,他把18公分的大家伙给老
婆看了,老婆很高兴;小刘提出来看看老婆的裸体,老婆还赶忙化妆一番,把房
间的灯光调暗,在朦胧的摄像头前,老婆比真实中的人更加美丽性感。虽然小刘
面色平静,我知道他已经饥渴难耐了。他用近乎哀求的语气想请我们吃饭。
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夜,老婆下班后回家仔细打扮了一番,把嘴唇涂的湿漉漉
的,我们如约前往。
小刘在如家宾馆旁边的一个餐厅等我们,餐桌上小刘看上去很紧张,说话都
有点前言不搭后语,老婆婆也很拘束,一直低着,几乎把头埋到盘子里了,只有
跟她说话的时候才把头抬起来。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。这种场景很尴尬。每
个人都不是抱着吃饭的目的来的,每个人都知道吃完饭要去干什么,我们都是第
一次,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样。
吃完饭,我让小刘先去房间等待,我跟老婆又去买了两瓶干红,因为她觉得
还是缺点勇气,希望红酒能帮助她胆量达到足够大,让她能够放松紧张的神经。
到了房间之后,在酒精的作用下,三个人都放松了很多,我特意为老婆和小
刘留出一点单独交谈的时间,一个人先到卫生间去洗浴了,没两分钟老婆也进来
了。后来老婆告诉我,我刚一离开,小刘就用力抱住她把手伸到内衣里摸了她的
奶。我简单地冲了一下就先光着出来了,老婆随后用浴巾裹着两个木瓜似的大奶
也出来,她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在了我的臂弯里,我目送着小刘进了浴室。
接下来就是本文开头的一幕。
小刘趴在老婆光溜溜的肉体上,快速地起起伏伏,不多久他气喘吁吁地对我
说:“哥,看你在那儿不舒服,你换个地方吧。”我于是把老婆的从我怀里放下
来,坐在了老婆的枕边,侧身把大蘑菇捅到了老婆的嘴巴里。就这样老婆弓着双
腿让小刘插着,两只手扶着我的大蘑菇的根部,把整条几巴含在嘴里不停的舔着,
伴随着小刘啪啪地猛烈撞击声,她嘴里也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只见小刘抽插速度越来越快,老婆猛地松开了扶着我肉棍的双手,迅速用双
臂抱住了小刘健壮的身躯,奋力把身体紧紧地贴在小刘的身上,下巴颏高高地抬
了起来,哦……哦……的叫声更大更急。我被彻底凉在一边无事可做了,我无奈
地伸手抚摸着老婆的长发,看着小刘庞大的身躯把娇妻紧紧地压在身体下面,老
婆双腿紧紧地盘在小刘的臀部,双臂死死地缠着小刘的后脖子,脸贴着脸,嘴巴
张着,呼吸急促。我知道,小刘射了,老婆高潮了。顿时,我的心头一阵失落。
他们得到了生理上巨大的快感,我体会到的是难以言表的心理刺激,说不上
是快乐也说不上是痛苦,就像一个饥饿的人,花掉口袋里的所有的钱买了一条热
腾腾的烤鸡腿,刚张嘴里要咬,低头一看有个讨饭的孩子伸着双手可怜巴巴地找
你要吃的,你一时善心大发把那条诱人的鸡腿给了出去,看着小孩大快朵颐,自
己只好用舌头舔舔嘴唇,站在一边傻傻地看着。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感觉。真实
的情况是我当时想我就咬一小口然后送给你小朋友,结果那个小孩急得一下子跳
了起来,我只好连嘴唇都没沾就给他了。那种心理感觉很相似。
人们常说,施比受更快乐,是这样的。小孩吃着鸡腿,享受的是生理快感,
你把快乐带给了别人,得到的是心理的满足。
正是因为我爱我的老婆,所以我愿尽我所能让她享受快乐,为她创造快乐,
她的快乐令我心里很满足。有时候,我忽然觉得这种爱已经不仅仅是爱情,还有
父爱的成分,就像爸爸希望自己的女儿快乐一样,爸爸会为女儿物色男孩子。怎
么说呢?这种心理感觉里面首先包含的是性爱,还有夫妻之间的情爱;还有潜意
识里的父爱;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地博爱的因素;除去爱,还有一种叛逆的快感,
一种猎奇的心理,一种尝试新鲜事物的刺激;感官的心理的交织在一起,难以用
语言来形容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一说出来就发现表达的不对。
老婆后来告诉我,当小刘的肉棒一插进来,她就舒服的开始淫荡了。
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,我靠在床头上,老婆跪在床边给我口交,小刘站在地
下疯狂地从后面操着,老婆剧烈晃动的几乎不能把握的鸡巴放进嘴里,等他快射
了,就拔出来休息,我赶紧插进去,我们轮番上阵,持续了将近2 个小时,一直
在嗯嗯噢噢地叫,但似乎永远意犹未尽。
那天晚上,三个回合下来,我几乎缴械投降,小刘却越战越勇,我都怀疑他
是不是吃药了。看着小刘一会儿站着把老婆抱在怀里操;一会儿放在床上操;一
会儿让老婆仰面插,一会儿让老婆趴着插。老婆已经被操的大脑一片空白,不能
言语,只会发出“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的声音,任由小刘摆布。
从晚上10点开始,一直到凌晨3 点,我跟小刘都已经精疲力尽,我们瘫坐在
床边的半月型椅子上,眼睛看着床上的老婆。老婆也累得仰面朝天,摆成了一个
“大”字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湿漉漉的阴唇向外翻翻着,粉红色的嫩肉让小刘
一览无余,刚进门时的娇羞不见了踪影,老婆的表现大大出乎我的意外。
我们就这样呆着,没有人说话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跟老婆说:“太晚了,
我们回去吧?”她没有反应,我走过去伸手抚摸她,说回去吧,过了好半天,她
才慢腾腾的说好吧。我知道她想跟小刘在这里过夜,她还没够,但是我害怕警察
半夜来查房,只好这样了。
当我们从电梯里出来路过宾馆前台的的时候,我看到前台的两个服务员用异
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俩。老婆说我做贼心虚,我担心老婆那时候不能自持的叫床声
音太大被人家听到了。
宾馆门前有出租车我们没叫,我们想在深夜的大街上走走,借着橙黄色的路
灯,我看到老婆丰满的嘴唇闪着光芒,白白嫩嫩的脸上洋溢着喜悦,她挽着我的
胳膊,我们边走边聊,沉浸在一种无名的幸福之中。

【完】